您的位置: 首页  »  校园春色  »  

处女、荡女和我 作者不详

处女、荡女和我 作者不详

[处女、荡女和我] [作者:不详]

放学了,我看著小文和小萍各自坐上校车上,才回到教室,此时教室已空无一人,祗剩下慧娟和我,那时,因四下无人,旁边的福利社的铁门也拉了下来,校园一片宁静,干柴烈火,配合上那种气氛,我等不及要那个……我便将教室前後门关了起来,把电灯关掉,将慧娟拉到靠後门的那一排,想要进一步做……但她拒绝了,她说:「A君,我早晚都是你的人,不要那麽心急……等一下,被人撞见怎麽办……?」「我想想,也是有理,但小弟弟还是忍不住……」她知道我忍不住,她便将拉我的手,在她的奶子那边,摸了起来……我大力揉她的奶……她不由自主地呻吟了起来……她说:「不要再揉了!」她双手伸到我下面,将我的小弟弟揪了出来,她说:「我先帮你打一枪,让你的小弟弟完蛋。」不久,我便丢了……软了。她说:「好了!现在有没有爽快一点?」她拿出了她的手帕将我的精液擦乾净……我从不知道那么凶的女孩,有那么温柔一面。擦乾净之後,她便将手帕收好,将我的小弟弟拉回去笼子里。便说:

  「A君,该去集合了。」我们俩便拿起了书包,彼此牵著对方的手,向图三甲教室走去……溜冰社的社员早以到了图三甲教室集合了,到了图三甲教室口,我们彼此放开对方的手,我从前门走了进去。「对不起!因为我有事,所以才来晚一点,实在很对不起」此时,望眼下去,只有十几位,怎麽都是女的啊!

  那时,慧娟也从后门进来,坐在第一排的位子最后的位置。我就问大家了,「男生上那去了?」坐在里下的何雅茹就发言了:「社长,本来是有几位男生来,可是你又不知上那去摸鱼,所以他们就走了……」在一旁的陈湘婷、程佳雨、王育婷便三人同声说:「那你要怎么补偿我们……」「好啦!等一下再讲。」心想:如果我现在讲,要请什么,誓必要全部都要请,那我怎么划的来,何况社团中,有长得实在很安全的女生,看了她们你会吓死,我才不花这个冤枉钱,何况花钱是要讲求回报的。

  「好了!不要闹了!同学!现在我发下去的这一张表格,大家填一填。填完交来给我,就可以走了……对了!不要乱填哦!这张是训育组要的哦!」。

  我走到了后面,叫慧娟来跟这四位二年级观光科的学妹认识认识……此时,「何雅茹就说了:」。但我看那表情,就知道要敲我竹杠了,「社长,你要怎麽补偿我们四个……」「我想了又想……好吧,我请你们四个看电影,好不好?」她们四个,便纷纷叫了起来,「太好了!有人请客!」,我连忙说:小声一点,等一下要是很多人要我请的话,那电影就免谈了,她们四个瞬间都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,深怕失去这个敲竹杠的机会。我看她们四个的表情,都好天真无邪哦!对了,我介绍一下,这是我的女友,叫张慧娟……(我又说谎了,但我要不这样说,慧娟会生气的……)我就跟慧娟说:「我们的事不要乱讲哦!」「好啦!」。

  慧娟善於人际关系,一下子的功夫,已经跟她们四个打成一片了,好像是认识多年的好朋友了……其他的女社员纷纷写好资料,交了过来,便匆匆忙忙地离开教室,好像在赶搭第二班校车……过了十来分钟,教室以剩下我和慧娟,还有那四位活泼、外向的小女生,她们四个最喜欢上舞厅跳舞和冰宫溜冰,因为我是这方面高手,所以我成为她们的偶像。

  「四位大美女,不要边写边聊天,才几个字而已,快点写一写,还要去看电影,你们看,天都暗下来了……」过了一会,她们才纷纷写好,收一收,我们六个才离开学校。

  在公车上,她们五个坐在最后一排,但还有一个位子,我想插花坐她们五大美女的中间,但她们五位小女孩似乎心有灵犀一点通,异口同声对我说:「A君,对不起,没位子了,请你去坐前面啊!」我知道她五个故意整我,我也认了,我从来没有被五位如花似玉的女孩整过,所以我也很高兴……我不时回头看看,慧娟似乎跟她们很谈的来,好像无所不谈啊,好像还加点色彩哦……此时慧娟说的是津津有味,可能是刚才有了Feel……到了台中,我们六人纷纷向戏院走去,我发觉今天的电影都是限制级的……我开口说了:「又是那种片,那么今天的电影片,吹了……」。

  可是她们却说:「没关系!我们四个照看不误!」慧娟就说了:「A君是很那个的哦……!」王育婷说:我们五个大女生,会怕你会对我们怎么样,不要我们对你怎么样,就好了!」「好!五位女侠,有胆识,我最喜欢这种女孩,那等一下看电影,那一个要个要坐我旁边呢?」「程佳雨就说了:A君你等一下坐在最中间,我来坐你旁边,我看你能对我怎么样?」慧娟说了:小心一点,不要大意,他的手会情不自尽乱摸哦……」陈湘婷跟程佳雨讲了:来看这种片了,还怕你乱摸啊!」何雅茹就说对啊!不要你被我们五个给摸了就好了,还怕我们会失身啊!」「好……!竟然,你们五个不怕我,我就去买票了!」育婷说:快一点去买!这一场电影,快要开始做了……」我便去买了六张最后一排的票。「小姐们!我先去买六瓶香槟来给你们壮壮胆……」雅茹就说了:是不是给你自已壮胆……」我百口莫辩……只好任她们自圆其说……「好了!小